图意

地毯图案的象征意义
东方地毯除了基本的实际功能之外,既有自发产生的装饰特征,也有显著的象征意义。
它是一个特殊的、有神奇力量的空间的代表。这个空间的边界形成了陆地区域,象征着人类领域,同时这个边界又像围墙一样保护着里面,代表宇宙、空中区域和宗教的区域。
在许多东方生产地,地毯中使用的装饰因素,成为古代常见宗教和文化的产物的装饰图案。一定可以追溯到它们原来的伊斯兰文化区域意义之所在,还能追溯到前伊斯兰宗教,比如萨满教。萨满教把自然力量作为善良和邪恶的中心,随后成为一个神学信仰的中心。人们既不能描绘,也不能给这种概念下定义。在伊斯兰教中,这种概念是装饰的理论基础。
一:树
树在东方地毯中是最常用的装饰物,并以多种形式出现,来形成单一的花园或者更大的布局,就像在17到19世纪制造出的典型东方土耳其斯坦地毯一样。在风格化和自然化的形式中,在大多数产地,树都以它在东方公认的象征意义而出现。它代表了“树的生命”,是肥沃和连贯的象征,也代表了“世界的轴线”,联接地下根基(魔幻的世界)、地球(人类世界)和神学分支(天空世界)之间的关系。这方面来讲,它就代表了祈祷地毯中的壁龛。有时候它位于鸟群的侧翼,暗指了联合和重生。
二:云
称为“云领”,云领是中国图案,由四个或多个因素形成的环所构成,也有像多叶箭头的因素构成的四叶草的图案。这种云的图案暗指“天堂之门”,是学习神学并受其保护的进入天空的入口通道,就像云包围着保护着天空一样。
三:中心大奖章
大奖章被边界保护着,而且通常位于地毯的中央位置,它代表着近乎超自然的神界的太阳。这象征着多边形大奖章的几何形式,这种形式多以四合一的布局出现,频繁使用于安那托利亚和高加索地区;另一方面,也象征着波斯的曲线形式,那是一种圆的或者拱形的多边形大奖章,它有两个深处点即太阳和月亮,同时也有四个角落图案。这两种情况下,四个次要因素都能够起到象征意义的作用,并且由于离天堂很近而代表了“太阳之门”,这同时,又能保护地毯的中心。
四:阶层大奖章
人们认为阶层大奖章形布局是来源于佛学象征,而且代表了坐在两个寺僧中间的佛,释迦牟尼。正因为如此,中心大奖章在尺寸和装饰物上与外部的两个大奖章是不同的。这种布局频繁出现在高加索地区和安那托利亚的多边形地毯中,同时也多用于东土耳其斯坦,那里的奖章的特征是圆形的。
五:祈祷地毯
祈祷地毯是属于伊斯兰地毯这一类的,它在象征意和实际意义上几乎同等出色。忠诚的穆斯林教徒会平伏在任何一块地毯上,但一旦在一块地毯上祈祷了,那么这块祈祷的地毯就不能用于其它任何用途了。壁龛具有的最实用的功能,就是给对着麦加的信徒们指引了方向,建在每个清真寺的内墙,面向麦加方向。这种壁龛的样式的地毯图案或多或少以图解的方式重新改编过,代表了“天堂拱门”,打开了理解的大门,天堂,也能在每天的祈祷中到达。同时,壁龛也形成了一个避难所,那是一个保护信徒的地方,一个能够使信徒与神灵有联系的地方。
六:花园
每一种文化中,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,总是把花园和天堂的概念联系在一起。事实上,“天堂”这个词是从波斯词pairideieza得来的,意思是“花园,围栏,公园”。在伊斯兰教,在理想的花园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花朵,四条生命河的流淌则代表了信徒的最终目标。为了表现这个图案,17世纪的波斯艺术家用理想化的视角来看他们的帝王的花园,以此得到灵感。帝王的花园被水道分成了矩形和方形的区域,这也就导致了花园的布局中常规的组成部分有树、草坪、花床,有时候也有动物
七:人像
人像在东方地毯中没有任何的象征意义。人像地毯的出现打破了伊斯兰文化的旧习。比如,汇集了道德上谚语和默罕默德的轶事的伊斯兰逊尼派,禁止了每一个形象化的表达,因为这些表达可能会导致过度崇拜,他们不许模仿神灵的创造。在土耳其宫廷的安那托利亚艺术家作为逊尼派教徒,一直对这条戒律忠诚,因此也更加传统。但在萨法维(Safavid)宫廷中的波斯艺术家并不是这样,他们是什叶派,并不严格遵守这条规则。根据他们的信仰,自从形象艺术指向了精神和冥想之后,就一直被采用。由于这个原因,人像和动物像开始在16世纪的波斯地毯中出现,随后也出现在印度地毯中。这些人像以一种自然主义的方式展现出来,只用于表达天堂的概念,和通过史诗和神话篇章来反映道德概念。人像出现在打猎地毯中,但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也从不在地毯的装饰系统中起重要作用。同样的,每个动物在一张动物地毯上也没有自身价值,是为了表现理想中的宇宙的一个部分,等同于花朵或阿拉伯蔓藤花纹的图案变化。
八:打猎
打猎在东方是一种很流行很普遍的活动,也是灵巧、体力以及对自然的控制力的象征。仅被统治者和宫廷保留着,打猎就像是花园的图案一样,同时也有着与天堂概念相联系的意义,因此,也成了一种精神上的活动。在打猎地毯中,武装着的骑兵和战利品的场景布满了整个蔓藤和花朵的区域。这种地毯是在萨法维(Safavid)波斯宫廷中创造出来的,生产场地大部分在伊朗的伊斯法罕。后来,它们被有权势的印度宫廷艺术家用更加自然主义的样式模仿了。
九:动物
在地毯上的动物可以是真实的,也可以是奇幻的。一些真实的贵族动物,比如:鹿、马、豹等都常常出现在以花为背景的彼此争斗场面中,这种萨法维(Safavid)波斯地毯就叫做动物地毯。还有一些家养动物出现在游牧地毯中,但总是作为一种次要的,形式化的因素。真实和奇幻的动物都出现在动物斗争的场景中。不论在地球上还是在宇宙中,这些斗争代表了正义与邪恶之间不可避免的战争,因此这也就象征了生物的平衡。这种图案来源于中国,是在14到15世纪传播到中亚去的。还有两种奇幻动物也是来自中国的,那就是象征着无限权威的龙,和象征着不朽的凤凰。当配成队的时候,它们就代表了婚姻的联合,然而它们互相战斗时,它们就暗指宇宙的平衡与和谐。那些奇幻的动物在大约14到15世纪向西传播,也就给很多地毯以灵感,比如说就促成了高加索地区龙毯。
十:阿拉伯式蔓藤花饰
蔓藤花饰是一种对于所有的伊斯兰艺术都很普遍的单纯的装饰因素,不具有任何象征意和代表性,这样它就是打破旧习的穆斯林精神的完美表达。它连绵不断的韵律、无止境的重复推动了沉思,而它抽象的形式也抵制了过度崇拜的诱惑。蔓藤花饰是没有头尾的,表达了对神灵的研究,而神灵是无界限的。同时,就像一个有魔力的帐篷一样,它在不断隐藏的同时又揭示了神灵超越自己的尺度。它也代表了新型曲线样式的一个基础。